1)第四百三十九章 调度_铁血残明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顶点www.铁血残明!

  “卢象升侦探不明,调度无方,坐视各邑沦陷,毫无救济,向日敢战之谈,显是沽名欺众!姑念近经薄降,且着策励自赎。建奴分股南掠,督监紧促夹剿,奉有

  严旨,如再逗延虚饬,定行重治。朝廷竭天下物力,为各边战守之计,年来饬谕频频,即奏报亦多慨任。乃贼来径入,曾无阻拦,即以死为贤,其如国事何?诸臣之不足依赖如此。今众设督抚,

  此时作何措处?且抚臣多抗,镇臣多逗,行间长技应否不言步火……”(注1)

  十二月十三日,京师永定门外,上千衣甲鲜明的士兵列队在道路上,城门处聚集了大批了文武官员,今日内阁首辅刘宇亮出京视师,前来送行的文武官员众多。内阁首辅刘宇亮将一个奏本收起,他抬头对面前的杨嗣昌道,“皇上的深意老夫都体会了,文弱啊,中枢这里就有劳文弱多费心操持了。京畿荼毒如此,皇上忧心

  如焚,我们作内阁重臣,敢不粉身以报。此去视师,对那些恇怯逗留、逍遥歧路之辈,老夫绝不纵容。”杨嗣昌连忙一躬身,他埋着头道,“中堂大人以首辅之尊亲往视师,下官实在感佩。畿南形势实已万般危急,首要之事无过阻敌狂逞,无论督抚巡镇,断无逗留回避之余地。然则当下可用之兵仅督监二支,亦要提醒督监二臣不可轻率浪战,以免局势全然败坏。中堂大人兵法精熟,这其中微妙之处,只有中堂大人方能拿捏

  ,想来也是皇上派中堂视师的深意。”刘宇亮面色沉着的点点头,“老夫这份为国之心天日可鉴,但兵法也是不能跟文弱比的,此番建奴狂氛批猖,还需文弱在中枢周密调度,勤王之师才不至于一盘散

  沙。”杨嗣昌连道不敢,眼角扫了一眼身旁,此时内阁众人都在,刘宇亮其实是在划清界线,就说他此次出京是视师,不管具体打仗的事情,也不管全局的运筹,只管

  监视督促,到时候打仗捅了什么篓子他是不负责的。刘宇亮作为内阁首辅,平日最喜欢谈兵论剑,自诩有边才,或许把手下一帮人忽悠进去了,之前保定、真定州县陷落,朝中对卢象升和高起潜弹劾纷纷。几个刘

  宇亮的心腹一心拍他马屁,就上本说刘宇亮有边才,举荐他亲自督师。这奏本一上去,皇帝就当了真,他当时正对卢象升极度不满,便要用刘宇亮去督师。刘宇亮被架上了高台,皇帝下了命令,他总不好说前面自己是吹牛的,如果

  真的去吧,又怕把命丢了,急得一天之间就老了几岁。正上下不得的时候,杨嗣昌出来救了他一命。杨嗣昌好歹是真正在九边带过兵的,又在中枢与刘宇亮共事,知道他是什么水平,卢象升此番再是不济,也比这位

  内阁首辅强百倍,连上几

  请收藏:https://m.bigee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